首页 平台推荐文章正文

基层信访干部陆建强的“四宝”

平台推荐 2022年07月27日 18:22 11 admin
原标题:基层信访干部陆建强的“四宝”

   “来了?先喝口茶,坐下慢慢说。”陆建强一边递上茶杯,一边顺手拿起了笔记本。

   几乎每一个来过浙江省慈溪市崇寿镇政府信访办“老陆工作室”的上访人,都是这样和陆建强开始“链接”的。

   除了这进门一杯茶、记录笔记本,陆建强还有两样东西常年备着――劝解血压计、走访老布鞋。这就是他扎根信访工作30年的“四件宝”。

   “人不伤心不落泪,人不犯难谁信访?上访群众多是遇到挠头事、闹心事来诉苦说冤,心里正窝着一团火呢。”56岁的陆建强就是凭借这“四件宝”来“灭火”的。

  办公室成了“急诊室”

   “你帮我把思路再理一理,这个问题,我还是忖不通。”70出头的老杨一脸苦闷地说,“上次我去银行存了2000块钱,工作人员怎么写了个‘贷’字?难道我欠了他们钱?”

   听了半晌,陆建强呵呵一笑:“老杨啊,你真是理解错啦!这是他们工作人员做账用的,我以前当过会计,我知道的。”经过一番解释,老杨终于搞清楚了是咋回事。

   老杨也算是个老信访户了。十多年前,户籍登记时,老杨名字里的“用”字被误录入为“甩”,恰与另外一人同名。当那人去世时,老杨的户籍也就一道被取消了。文化程度不高,也不知道往哪个部门反映,老杨一着急就跑到了镇信访办,冲着陆建强猛发牢骚。面对这急火,陆建强呵呵一笑:“你把问题交给我吧。”他在笔记本里记下老杨的诉求和困惑,穿着那双老布鞋,花两天跑了民政、公安等部门,终于帮他把名字更正,并办理了身份证。

   从此,老杨认准了这个身形不高,但面容和善,不推诿、能帮忙的好干部,家里但凡遇到什么事总要来找陆建强说道说道。最多的一次,他带来了14条琐碎问题,从儿子所在企业倒闭丢了工作,到村里几户人家遇到土地纠纷,再到邻里邻舍的矛盾。陆建强把这14条一五一十都记录在笔记本里,能解决的帮助解决,一时解决不了的就劝一番、缓一缓。

   “医院里的急诊室知道吧?那里接诊的多是起病急、病情重的患者。我们信访办呀就像个‘急诊室’,来的都是心里搁着事儿的,或者自认利益受损的老百姓。多半还都是‘心病’。”在陆建强看来,他就是这里的“急诊医生”。但这“医生”可不好当:“你说话太硬不行,得先把人安抚下来,等气氛缓和,让他把事儿说出来,把情绪倒出来,细细碎碎听他讲上一摞,这气儿就消了一半。接着你就可以跟他分析问题,理顺环节,搞明白问题症结在哪里,再对症施治,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。”

   这个“医生”还真有个血压计摆在办公桌的一角。“信访群众怒气冲冲上门来,我递上一杯热茶笑脸相迎,茶有点热你总得吹口气凉一凉吧?正应了‘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’,先消了气才好说话嘛。说着说着又来气了,我就会半开玩笑说,怒气伤肝,血压升高,要不测个血压,平复了再接着讲啊?大家哈哈一笑,气氛就缓和了。”陆建强说道。

   每个来访者的基本情况、主要诉求、处理结果、落实情况,陆建强都清清楚楚记在本子里,本子把他办公室的柜子都堆满了。30年来,连他自己也记不清具体接待了多少信访群众,用掉了多少个笔记本。但信访办的工作档案记下了他的工作量:先后接待信访群众1万多人,办理群众来信700多封,处理网上信访事项2300多件,成功调处各类矛盾纠纷1800余件,案件办结率达100%。

基层信访干部陆建强的“四宝”

  政府和群众间的“信息介绍所”

   像老杨这样的老信访户,这些年来陆建强可遇到不少。60出头的老何,当年就曾把陆建强当成“敌人”。

   因为拆迁补偿的事,10多年前老何第一次来找陆建强时,满口怨气:“我自己有3间房,我娘有2间,为啥不能按照5间补给我们?”老何说自己和母亲在同一个村,虽户口落在一起,但早已分开居住。村里拆迁,动迁人员只按照3间进行补偿,老何认为工作人员有意为难。(记者 曾 毅 通讯员 邵 滢 冯 茜)

基层信访干部陆建强的“四宝”

   面对责问,陆建强边记录边梳理诉求。他通过走访相关部门发现,问题症结在于对母亲两间房子的确权,因房龄太老,资料难找,早期的记录又不够完备,核查起来十分麻烦。

   起初,老何有误解,责怪陆建强不重视:“你这还不是拖延战术?”为了化解他的不信任,陆建强总是“不经意”地路过他家,从听牢骚、听诉求、听苦衷,到拉家常、讲故事,顺便说说调查工作进展。

   那段时间,陆建强经常往自然资源规划局、档案馆、征迁办等单位跑,一遍遍翻材料,有时候一早过去,一查就是一整天。

   这一切,老何自然看在眼里、记在心里,后来连他老伴儿都说“人家是真心实意给咱们办事”。渐渐地,老何改变了看法。2012年,陆建强终于弄清楚了老何母亲房子的权属,他带着查到的资料和老何一起找到相关部门,争取到了两间房的拆迁补偿。

   经这一事,老何觉得信访工作意义重大,他不仅跟陆建强成为好友,经常主动请教问题,2019年镇里试点信访代办制度选聘一批信访代办员,老何还第一个报了名:“能帮人解决难题,自己也很有成就感,很开心。”就这样,曾经的信访人也成了一名信访工作者。

   在陆建强看来,信访办更像是一个“信息介绍所”,也是政府和群众之间的“连心桥”。也正因此,他为每一件小事奔走,他说做信访工作一定要熟悉情况,要脚底板翻天各处跑。信访干部多跑一趟,群众就能少焦心。身边同事都说他是“跑不死”,但陆建强却笑笑:“我靠着另一件法宝,那就是老布鞋。”

   一个案子一般都要走26个流程,每个环节都要跑到位。为方便出行,陆建强办公室常备一双布鞋,随时出门走访。“布鞋底软走起来舒服轻便,弄堂巷尾上了尘土就掸一掸,换一双也便宜。过去也不知道一天走多少路,直到有了智能手机,一看才知道一天能刷4万步呢!怪不得3个月就穿破一双布鞋,还经常在朋友圈拿冠军嘞!”陆建强打趣地说。

基层信访干部陆建强的“四宝”

  “情绪回收站”里的心灵导师

基层信访干部陆建强的“四宝”

   陆建强曾做过会计、文化站站长、村书记、司法所所长。这些经历都成了他在信访岗位上的职业优势。信访工作也需要懂法,他就专门自学法律,补上知识短板。

   长期信访工作经历让陆建强总结出,其实95%的信访都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上访,而是群众不懂政府部门的相关政策,不清楚职责分工,又或是一件事背后牵涉多个部门而不知道该找哪个渠道诉求,只好来信访办寻求帮助。只有剩下那5%的信访事项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信访事项。但无论是哪种,总有人奔着“进来发发火、撒撒气,图口舌之快”而来。于是,这信访办又成了“情绪回收站”。

   有一次,一个信访人反映问题到一半,情绪特别激动,口不择言,骂了政府部门后,又指着陆建强的鼻子破口大骂。

   “人都是爹娘养的,要说心中不生气那也不是真话。我摸摸电子血压计,对自己说‘控制住血压’‘忍耐,再忍耐’又给他续了杯茶,让他慢慢冷静下来,把事情经过讲完。考虑到他的困难处境,我没计较他的无礼,而是跟他梳理分析了经过,找出了问题所在,还给他提了几个解决问题的有效建议。”陆建强回忆说。

   村民老张为儿子建造房屋,因建房审批手续没有顺利通过,父子俩一怒之下用石头把整条村道给堵了,村民通行成了难题。陆建强闻讯赶到现场,一边耐心劝导,一边帮忙搬走石头。事后又多方奔波、协调,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帮老张父子彻底解决了后顾之忧。

   坚守30年信访工作,陆建强12次获评“慈溪市信访工作先进个人”,还获得过宁波市“信访好干部”、浙江省“最美信访干部”等荣誉。“每每看到一封封求助信、一双双期盼的眼神,我总是想,如果这样的事件发生在我或者我的至亲身上,我会更迷茫、更渴求帮助。”因此,即使每天面对响不停的投诉电话、不间断的人民来信、无间歇的上访群众,陆建强总是以换位之心勉励自己,不埋怨、不敷衍,因为“这就是信访工作者的职责”。

   (本报记者 曾 毅 本报通讯员 邵 滢 冯 茜)

发表评论

币安binance交易所官网下载-币安binance官网简易版app-上海市人力咨询业务部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陕ICP备19006034号 Z-BlogPHP强力驱动 主题作者QQ: